第三百五十九回:久违謦欬(1 / 1)

白夜浮生录 夜厌白 3614 字 5天前

谢辙他们遇到了一位十分特别的熟人。

“是你”寒觞的反应比谁都快,“你怎么在这里呃,莫非,是这座城要发生什么事吗”他的语气很快变得不安。

“自雪山阔别后,我们的确是很久没见了。但正如寒觞所言,你为何来到此处”

要认出这位老朋友可太容易了。街上绝对不会有谁随随便便戴着半副青铜的面具,这未免也太惹人注目。不过他似乎施加了什么障眼法,寻常人等是绝不能看到那张面具的。何况这艾绿的发色,若不加修饰,也会被人当做妖怪呢。

虽然晓本来就是。

“这是什么话”他笑了一下,“怎么,我就不能专程来找你们听你俩这语气,我像个灾星似的,走哪儿哪儿出事。你们倒也不难找,现在可是大名人,打听起来并不困难。”

“我还以为您自个儿知道我们在哪儿呢。”寒觞开着玩笑。

“那倒未必。我还未取得我的真身,它还躺在雪砚谷呢。”

谢辙感到迷惑:“可一路上也并没有什么人注意到我们我想,我们当是低调的。”

“啊,那是自然。你应该还记得,你体质特殊,并不那么惹人注意。但即便如此,还是有很多门道能打听你们的消息,毕竟在暗中依然有不少人注意你们。呀,别紧张,并不都是坏人哦。”

寒觞耸耸肩:“你这话说的,不知道的真以为我们有多大功绩。”

“不大么那可是邪神摩睺罗迦。”

“你的消息可真灵通啊。”

“那是自然。即便没有镜体,我也能打探到许多消息,何况这一条已是江湖皆知了。”

“但我们还是什么都没做成。”谢辙无奈地摇头道,“十恶祸世,红尘间暗潮涌动,敌暗我明,无头苍蝇般四处乱撞,却不知该做些什么,能做些什么。就连”

“就连找人也找不到。”寒觞轻飘飘地提了一句。

于是大家都看向他。他显得那样无所谓,但他们都知道,寒觞心里最不是滋味。

“令妹罢了,有些话,我便也不多打听。但你放心,”晓宽慰道,“我在来时便听说有人见过一只白色的狐妖,以人类的姿态行走江湖。虽不知是不是问萤,但我已经派人去打探。我们相处过一段时日,我亦将她视作妹妹看待。”

“她若没事便好。不过,你下了山,家中的老人”

“过会儿给你解释吧。不过不用担心,老人家平平安安。她称自己能照顾好自己。”

寒觞苦笑了一下。他本以为,自己听到妹妹的消息会更激动些,但并非如此。从没有神力的云外镜付丧神口中听到这话,寒觞依然没有什么实感。就当是对方安慰自己,他还能更好受一些。晓紧接着将目光挪到另一人身上,笑着说道:

“这便是你说的与你妹妹相仿的姑娘了。”

“啊,呃您、您好”

聆鹓有些不知所措。她坐在桌角,对这个突然打断饭局的陌生人感到困惑。可看样子,两位朋友与这戴着一小片面具的怪人是认识的,还很熟。她先前只是听着,也并不敢插话,直到晓对她正式打招呼时才敢回应。

“这是我们在寒觞老家认识的。你知道,我与你说过。”

谢辙有些尴尬地介绍起来,聆鹓抿嘴笑着,她其实早就想到了。晓与她亲切地聊了几句,不外乎夸赞她的可爱聪慧。虽然话很客套,不过就当他是发自真心罢,反正也没有说错。直到最后,晓才幽幽地叹了口气,用不高的音量说:

“我算是知道为何你会觉得她们相似了。我本想说,叶姑娘似乎比问萤腼腆些。可最初我与问萤相识时,她也是这般放不开的。不过只要熟络了,想必都是活泼的好姑娘。”

是没说错,三人都笑起来,唯独聆鹓有些不好意思。寒暄已经结束,就该切入正题了,毕竟晓费尽力气找到他们,可不是来打声招呼就准备走的。实际上若不是时间紧张,晓还能再与聆鹓姑娘唠上好一阵呢。他觉得很有趣,因为他逗叶姑娘玩的时候,谢辙的表情有些复杂。他很少这样,或者说,他很少有表情,更别提这么精彩的了。虽然对很多与他不熟的人来说,他的表情几乎没有什么变化。不过细心的人总能发现他与以往有所不同的

倒也不是生气,就是挺“别扭”的。

“好了好了,不招惹你们了。言归正传”

晓终于严肃起来,那又有点活泼又有点死气沉沉的矛盾的气氛可算是结束了。这比纯粹的死气沉沉还让人不愉快,因为有点苦中作乐,或是强打起精神的疲惫。但若有人当真认真起来,那么其他人也都会自觉地正襟危坐,将注意力放在事件本身上的。

三位狐妖的奶奶在山上安好。雪山的生命虽然不够活泼,数量却也不少。狐狸奶奶在山中可是很有威信的。在她身体尚佳时,与山上甚至邻近的妖怪们都打点好了关系。要么说是能带出他们三个的狠角色,她老人家自然也有两把刷子。不说妖力多么强大,单是“做人”就很有境界。总而言之,万仞山的住民们都服她。

因此,在她身体日渐不便时,已有很多妖怪时不时前来照顾,带着些自己辛辛苦苦搞来的吃食。也不管他们需不需要,都是心意。在奶奶栖身的山洞可有个规矩,不论在外面有什么深仇大恨的两个妖怪,若是在这儿与奶奶见面,就都必须和和气气的,当做无事发生过,为老人家给足面子。等拜访结束滚得老远后,再随你们怎么掐架。

老人的事,终归是用不着担心,反而他们自己的处境更值得在意。话说回来,晓下山的具体原因,其实只为了一件事:寻找隗冬临。

说明白些:寻找天泉眼。

“她夺走了天泉眼,是为了均衡自己体内的阴阳之力吗”

听罢他的目的,谢辙思索起来。

“算是吧。过去那位霜月君的武学,有着强大的寒性气劲,迄今为止修习之人都她隗冬临自是逃不过的,不如说,她能活着已算是奇迹。虽说她体内的阴阳均衡,已因这武学变得与常人有所不同,但天泉眼终归帮她找到了自己的平衡,以至于情况不再恶化。由此一来,降魔杵便解除了全部的限制,将霜月君的一切都尽数传授予她。可如今我听闻紫金降魔杵,在两舌和绮语手中,而她们先前又趁人之危,劫掠了霜月君的封魔刃。如今封魔刃,又传言在隗冬临那里这之中是不是有什么交易,可想而知。”

“她们还真敢啊。”寒觞皱着眉,脸色很难看。

但最难看的,该数叶聆鹓了。时至今日她也想不明白,好好的薛弥音怎么就成了这个样子。虽说知人知面不知心,可她当时在起火的楼房救了自己一命这件事,是毋庸置疑的。而她却因为这不受控制的手

不能想了。近来这鬼手已经安分许多,聆鹓不能再思考多余的事。

“她夺取天泉眼时,我是在场的。”

晓的语气多少有些沉重了。三人不敢言语。迟疑半晌,聆鹓终于小心翼翼地问:

“那、那您没能阻止她的原因是”

“叶姑娘说笑了,我哪儿打得过她。”晓闭起单眼摇了摇头,“那是个恐怖的女人。我本就不会什么武学,只是区区一面镜子生成的器灵,不同凡响的,也只是镜子本身罢了。而前一任霜月君是何许人也在当时,除了神无君,谁敢与他相提并论这二人自然也是没交过手的,只是人们从神无君的事迹中做出推论罢了。虽然神无君尚是人类,且在南国历险之时,他也与前霜月君见过后者甚至帮过他的忙。但这都是过去的事了。”

“直到现在,也没人敢说自己和那个邪龙一样可怕的男人在同一个水平上。”寒觞感慨道,“那的确是一代传说,而隗冬临行事已经足够低调,这才没有引起什么太大的风波。晓没有加以阻止是对的,否则真被她用降魔杵斩了,没地方说理。”

“那您的意思是,想找她谈判了万仞山需要天泉眼,对吗”

晓轻轻叹了口气:“唉对万仞山而言,天泉眼的确是不可多得的神迹。但是,也不是说偌大的山区没有了它便不会运转,所有的生命都会消失。而是说,有它更好,它能为许多动物与妖怪带来便利,改善恶劣的生存环境。但没有也没什么。饥荒与战争之年,人类的数量除了减少之外,并不怎么增加。原因很简单,因为没有什么保障。要知道,就连动物也是那般聪敏的资源不够,生下来也是一死。失去了天泉眼,无非是减少了生育罢了雪山的承载能力也并没有多强。养育下一代的资源,某种意义上,也是由天泉眼提供的。”

谢辙不太明白:“那照你这么说,除了雪山的生命不再那么繁荣,似乎也没有什么必须夺它回来的理由除非你是想让万仞山更加热闹些的。”

“不。比起天泉眼的来处,我更关注它的去处。”

“隗冬临”

“她的观念并不安全。她现在是个人类,却拥有突破人类极限的力量,而那任霜月君走火入魔误入红尘之外才得到的妖刀,也在那女人的手里。”晓坐直了身子,严厉地说,“我在担忧什么担忧到我决意取回镜身很简单”

“十恶之中,还有一个未坐实的恶。”

谢辙很快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