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不清不楚的关系(1 / 1)

老者看向了冷凡,而冷凡也看着他。两人眼神交叉的同时,两人竟有心心相印的感觉。就好像久别重逢的朋友,但他们之前可不认识,所以这感觉对他们两人来说都很奇怪。

“你叫冷一,来自下界”老者问道。

冷凡拱手回应道:“晚辈冷一,来自下界,见过前辈。”

阎希儿提醒道:“你是我丈夫,我的老师也是你的老师,你也要跟着我一样称呼老师。”

这样的规矩冷凡马上改口道:“拜见师傅”

老者笑道:“很不错,身体内那白色火焰很厉害,老夫纵观天下火焰,还从未见过你这样的火焰,可见这火焰之前从未出现过,你很有机缘,天生的炼丹师。”

这老者确实不简单,一眼就看穿了冷凡身体里的那白莲邺火。

“小子,这老头应该也发现了本座,你要小心一点。”应龙忽然的开口让冷凡全身冷颤了一下,担心这老头会作出他不利的决定。

“不要紧张,你可是希儿的丈夫,老夫可不会加害你。只要你对希儿好,不辜负她的一片真心,老夫还能作为你的依仗。”老者的话让屋子里所有人都震惊了,因为这话听上去普通,但意义巨大。

“老师,你太偏心了,你可从未对我说这话。”阎希儿道。

老者哈哈回道:“这不是连带着一起了吗哈哈”

阎家老祖抱拳,道:“有老先生这句话,放眼整个神界,还有谁敢伤害希儿与冷一。”

老者道:“阎家老祖过谦了,老夫不过是一个炼丹师,与你这样的神王强者差距甚大。只是脸皮厚一点,认识的人多一些而已。”

阎家老祖笑道:“这还不够吗就老先生的炼丹术,就算是四大神王亲临都得尊敬你。”

老者摇了摇手,看得出他并不喜欢别人说这些,然后他看向冷凡,问道:“不知你的老师是何人能教出你这样的天才,想必你的老师也很厉害。说不定我与你老师还认识,毕竟老夫在炼丹界小有名气。”

冷凡回道:“我的老师并不在神界,他只是下界的一位普通炼丹人,与你比起来那就差远了。我算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吧”

冷凡不忘最后一句自己夸自己,目的是打消这老者心中的疑惑,就算老者寻找的人是他师傅,但也不能告诉师傅在何地。

阎希儿鄙夷道:“你还真能夸自己,你不要得意太久,我早晚会打败你。”

冷凡笑而不语。

接下来的时间,就是拉扯一些不相干话题,气氛到底乐融融,但每个人心里面想的就天差地远了。最后是晚宴,晚宴过后各自就离开了,毕竟今日只是阎希儿老师专程来看冷凡。

冷凡回到自己所谓的房间,看着屋子里就只有一张床,虽然这地方也不陌生了,但毕竟他与阎希儿的关系可不是真夫妻。

“阎小姐,你看是不是该给我安排另一房间了,比如书房之类的地方,我可以住在哪里。天天与你住在一起,我怕那天控制不住把你那样了。”冷凡对她说道。

阎希儿听后,脸色微微红,然后怒道:“你要是敢,我就吧你废了。”

“不敢不敢,我就是有一百个胆子都不敢把你怎么样”冷凡回道。

“知道就好”阎希儿双手环抱胸前,表情竟然在咧笑。

冷凡再问道:“阎小姐,隔壁房间空的,今晚我就去隔壁,这样可以吗”

阎希儿马上回道:“不行,那是婢女的房间。”

冷凡道:“阎小姐你记错了,婢女房间在另一边,我都观察许久了,隔壁房间没人住。”

阎希儿呵斥道:“我说有就有,难道你比我还熟悉这里吗”

冷凡都不知道她忽然发什么火,回道:“行,你说有人就有人,那我呢总不能一直住在这里,这样会打扰你休息。”

阎希儿道:“我都不介意,你急什么反正又不是没住过,你就在这里,免得出去招蜂引蝶,坏了阎家的名声。”

冷凡听后笑道:“对啊我可以出去招蜂引蝶,这样你就可以名正言顺的休了我。”

阎希儿脸色更不好看了,哼了一声后走向了床榻上,顺手扔了一个枕头,道:“你今晚上睡地上。”

冷凡:“”

十余天过后,冷凡在炼丹房内炼丹,忽然得知一个消息,那就是讨伐修仙世界的神界军回来了,并且顺利完成了任务。而这次征伐,对于整个射界来说,只是一次微不足道的出征,所以在神界不会引起什么波浪。但是,对冷凡来说,他们的回来可不是好消息。

“师傅,我打听到了消息,神界军抓了不少修仙人回来,都被关押在很多地方,包括空间城都有修仙人被关押。”邓美美找到了冷凡,把打听到的消息告诉他。

冷凡问道:“知道是那些人被抓来神界如果是我们认识的人,那就要去救一救了。”

邓美美道:“我正在打听,但师傅你去打听应该更合适,因为阎家是负责看守势力之一。”

冷凡听后,道:“如果是阎家,那我就有办法了,毕竟在阎家内我可是很吃香的。但是,他们抓这么多修仙人来神界干嘛呢”

邓美美叹了一口气后,道:“抓来卖,修仙人是很有可能成为神的人,如果在还未成为神之前就给他签订奴隶契约,成神后就只能为主人卖命了。”

听到这里后,冷凡就明白了,道:“强大的修仙人可以快速提升为小神将,把买来的修仙人签下奴隶契约,就能为自己增加一位神将了。”

邓美美道:“是的,神界军就是这样来壮大的。”

冷凡冷笑道:“都是神界了,还做这奴隶买卖,不觉得这样很无耻吗”

邓美美道:“师傅,你难道没发现吗神界的人对于下界都是以高人一等的姿态。对神界的人来说,下面的万界在他们眼里如同蝼蚁,就算是神界普通人也是这么认为的。”

冷凡在神界已经很久了,他当然知道神界对下面万界的态度。

“我先回阎家,打听是谁被关押在空间城,如果有可能就救他们离开。”冷凡说完后就马不停蹄的回到阎家。而在阎家中,冷凡所能找到帮忙的就只有阎希儿了,虽然其余人也认识,但要让他们帮忙救人,可能就有些担忧了。

很快他就找到了阎希儿,而阎希儿也刚从外回来。

“阎小姐,我有事需要你帮忙。”冷凡对阎希儿没有那么多客套话,见面后就直入主题,把自己的请求简单说了一片,就是想要救出几个熟悉的人。

“原来你来自修仙世界。”阎希儿通过这话也知道了冷凡的来历,如果是以前冷凡还会担心,但现在这阎希儿绝对不会因为自己身份而疏远他。

“阎小姐,这个忙应该可以帮吧”冷凡问道。

阎希儿回道:“这很简单,反正最后都是要被卖,你就出价格买回来,这对我们炼丹师来说应该不会太难。所以你不需要我去帮,你自己可以解决。”

冷凡想了想后还

真是这个道理,最后不是要被卖吗那就去买,自己炼丹师还缺钱吗可想到这里的时候,发现自己还真没钱了。自己虽然炼丹,但成品都被阎家拿走,或者是给了魔神族,自己什么都没有。

“阎小姐,你有多少钱要不借我点,我去买几个朋友回来。”冷凡羞羞涩涩的问道,憨笑的样子倒是有几分傻气。

阎希儿看了都差点没忍住笑出来,道:“不用借,我们用丹壁的传承交换。”

冷凡就知道她会提出这么一个要求,因为她从来都没放弃过,好不容易抓住一个机会,她自然不会放弃。“行”冷凡也只能妥协,反正他接受的传承之多,远远超出她的想象,所以随便拿出一点来,都能让她非常满意。

冷凡道:“什么时候拍卖,你与我一同去,我不负责喊价,我只选人。你用人来交换传承。”

阎希儿道:“你还真狡猾。反正这拍卖也用不了多少,那就与你一同,我倒要看看你到底看上了谁。”

三日后,在空间城小型拍卖场,冷凡与阎希儿,还有那叫姜思的女人一同来到了这里。拍卖修仙人对于神界来说,只是一场很小的拍卖,所以来竞拍的人不会有很多权贵。

“有点亏”冷凡坐在厢房,看着整个拍卖场,似乎今日的竞拍不会有太大的付出,所以用传承去交换,自己一方是亏大了。

“先说好,不许耍赖

,不然我现在就走。”阎希儿听到他的话后就担心他反悔,所以就先提醒道。

冷凡道:“都到这了,我会耍赖吗我还不是那种人,但我

也要说一句,我要的人必须买下,我不管用什么代价,不然传承绝对不会给你。”

阎希儿以愉快的心情回道:“我也不会耍赖。”

姜思在旁边笑道:“你们还真是一对冤家,要不就真成婚得了,我看你们还是蛮不错的。”

阎希儿马上就回道:“姜思,你再乱说我就请你回去了。”

冷凡干笑了一声,这样的玩笑他还是不接最好。

姜思道:“行了,随便说说,不要当真。你看,下面的拍卖就开始了。”

冷凡看向下面,只见小小的拍卖场已经挤满了人。此时,一位修仙人被捆绑着送上了台。而注意到这位修仙人,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灵力不弱,在修仙世界一定是一位很强的人。

“你认识他吗”阎希儿看着冷凡的眼神问道。

冷凡道:“不认识。”

阎希儿道:“那这人就不买了。”

冷凡心中还是想把这人买下来,毕竟看见他有些可怜。但是,今日拍卖的修仙人都很可怜,他又不可能全都买下,所以只能看着这人被买去。

拍卖速度很快,第一个人很快就被买走了,价格也不贵,可见在修仙世界可以称霸一方的修仙人,竟然在这里这么的不值钱。把消息传回修仙世界,整个修仙世界都会因此震动的。

拍卖场继续拍卖,记下来的修仙人是接着一个一个的上台,很快就被人买走了,期间没有一人是冷凡认识的。毕竟他所认识的修仙人就那么多,而且不一定会在空间城。

“来了,来了,这女修仙不错,可以买回去了。”一个声音传来,台上又一个修仙人被抬上来了,是一个女修仙。

“怎么是她”冷凡看见这个女修仙后立刻就认出。

阎希儿听见他的声音后,问道:“你认识这个女人”

冷凡点头,道:“她叫白月,是修仙世界瑶池宫的弟子,没想到她也被抓来了,她应该不会在追杀名单中。”

阎希儿看着白月,眉间竟然有些不悦,说道:“这女人应该是你的姘头吧长得挺不错,你眼光听好的。”

冷凡道:“我与她清白的很,阎小姐不要误会了。这个人我要了,还请阎小姐出价吧”

阎希儿哼了一声,表示自己很不开心。旁边的姜思看见她这样表情,正偷着乐,似乎看穿了什么。

竞价了,阎希儿虽然不开心但还是开始竞价,而她出价也挺狠的,出口就翻倍,压得想要竞价的人都不敢开口了。

“那不是阎家的阎希儿吗那可是四品炼丹师,炼丹师可是富得流油的人,与她竞价那是找死。”人群中一人认出了阎希儿后说道。也因为有了这一句话,没人敢竞价了,最后白月就被她买了下来。

很快,白月就被送到了冷凡他们所在的厢房。

“白姑娘,我们又见面了。”当冷凡的声音传进了白月耳里后,白月眼眶中流出了泪水。

“呜呜”她大声哭泣起来,但没哭多久,她忽然就昏了过去,倒在了地上。

“她怎么呢”阎希儿问道。

冷凡回道:“可能是太激动了,就让她睡一会,睡醒了就没事了。”

“哦”阎希儿回道,然后又问道:“你与她确实没有那种不清不白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