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三章 没有出现的人才是最悲惨的人(1 / 1)

天启的两位经历了忙碌的一天后,回到了自己屋中。

“凯文。”

他们现在有个简单的化名,凯文和玛丽。

“凯文。”玛丽把门关上后,随手在门上加了个禁制,叫住了准备去自己房间的搭档:“我们得加快动作了。”

比奥斯离开之后,很多事情都需要他们两个亲力亲为,从今天的情况看,他们两个已经被注意到了,那些来自世界议会的调查者的目光越来越多的放在了他们身上。

已经走到自己房间门口的凯文停了下来:“那就今天晚上吧。”

随后就想推门进屋。

玛丽看出了什么,望着他的背影眼睛一眯:“你在犹豫。”

“没有。”凯文否认的很干脆。

玛丽对他的回答不屑一顾:“可是我现在想想你之前的行动,似乎像是在拖延时间啊。凯文,潜伏在世界议会的同伴所做的努力,希望不要因为你的懦弱和莫名其妙的同情心而白费啊。”

同情心?

凯文没有立刻回答,同情心那种东西他不认为现在的自己还有那种东西,他的双手早就沾染了无数人的鲜血,为了天启的崇高目标可以去做一切。

这次他确实犹豫了,但是凯文隐约意识到了那不是因为同情心,而是另外的什么。

自从布里卡之败后,组织利用曾经的备份将他重新“复活”,尽管失去了中间这一段的数据,凯文却感觉自己和先前有所不同。

就好像明明是读取的同一份游戏存档,打开之后内容却有所区别。

冥冥中似乎有个仿佛咏唱般的声音在大脑中日复一日的低吟,哪怕现在也有,但是集中精神细想却听不到它的声音,也回忆不起它在说什么。

它所说的听不到也听不懂,但却让凯文下意识的,或者更恐怕的,让凯文心甘情愿的,去做出一些不同的抉择。

这些事凯文不想跟玛丽说,所以面对玛丽的质疑,他选择沉默,好在这时有另一件事转移了两人的注意力。

玛丽也发现了,门外有个人,还是熟人。

“进来!”

玛丽解除了禁制后,一个镇民打扮的人笑着走了进来。

竟然是比奥斯。

凯文收起一闪而逝的惊讶,上下打量着比奥斯:“我很好奇,你找到了什么让你觉得自己有了倚仗敢回到我面前?”

比奥斯丝毫不慌张的样子,嘴角往上翘:“一个人。”

整个白天莱琳一行人都呆在了酒店里,没有去参加外面的庆典,晚上的表演在剧场里,提前进包厢的话不会有人注意到的,白天这个活动都在公众面前,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被人注意到就不好了。

傍晚众人收拾了一下,准备出发去剧院,莱琳却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不得不取消了行程。

之前她联系了家里来接,现在人已经到了。而且来的人有些出于预料,莱琳的母亲邦塞尔斯夫人竟然亲自带人过来,并且用不容质疑的态度要求莱琳取消了晚上的活动。

接着又二话不说带着众人离开,联系芦鸥方面进行解释也是放在路上才做。

“到底出什么事了?”

这不是路上莱琳第一次问了,但直到众人离开芦鸥首都,被家族的护卫层层保护,邦塞尔斯夫人才回答了她的问题:

“你父亲又出事了。”

“!!!”

事情还得回到几天前,邦塞尔斯在看到绝境草地的新闻后,对传说中的骑士国度卡蒙克仍旧不死心的他,便找了个理由瞒过莱琳的母亲出了门。

不过知道事有蹊跷的邦塞尔斯没有作死的直接跑到异常的小镇,也没有单枪匹马行动,而是带着不少人去了附近的一座城市,准备先打听打听小镇的情况。

原本是万无一失的,他呆的城市甚至都不在去绝境草地的路上,却不想某个追踪他女儿的人也是这么想的。

比奥斯奉命抓捕莱琳,知道自己肯定追不上——追上了也打不过的他一开始自然没有回去复命的打算,凯文明显打算让他背锅,自己回去只有一个死字。

虽然对于叛逃后能不能逃过天启的追杀,比奥斯没有什么太大把握,但一面是必死,一面是有些微的希望,是人都会选第二个的。

况且他也不算完全没有机会,想想他之前是做什么的。

不过到了这座不在掘金草地必经之路上的城市后,比奥斯在筹划逃跑计划的时候,却有个偶然的发现:

自己被派来追的目标——那个小女孩,她父亲,那位有名的富豪竟然在这座城市!

对方藏的很好,如果不是自己意外见到恐怕根本不会对方的存在。

一开始比奥斯吓了一跳,以为邦塞尔斯是来接自己女儿的,但后来他发现不是,按道理像他们这种人,知道有人对他的女儿不利,接到人之后应该会立即离开。可是邦塞尔斯却没有这个意思,他好像在这边住下了,深居简出,几乎不出门,住的地方有大量进行过伪装的护卫,而且完全看不到那个女孩的踪迹。

比奥斯又查了下新闻上邦塞尔斯的行踪,一无所获后便猜到对方可能是偷偷来这有什么私事。尽管不知道是什么事,但这都不重要了,比奥斯敏锐的意识到了其中的机会,他返回了小镇将邦塞尔斯的行踪告诉了凯文。

而得到了消息的凯文为免夜长梦多,当晚就执行了计划。

“你父亲被抓走了,对方的实力很强,他带的那点保镖根本不是对手。”

邦塞尔斯夫人的脸上能看出淡淡的焦虑,和莱琳说话的语气却在尽可能的平静。

莱琳一时间还没联系到追踪自己的人,毕竟当时她们只是得到了伊妮德的提醒,连对方是什么人都不知道,所以她还在往一般绑架的方向想:“绑架的人有没有联系我们?不对”

说出来后她才意识到什么。

“一般的绑架犯不可能这么轻松的把爸爸带走,而有这个实力的没道理刚好在那种小城市碰上,除非妈妈,快把我那几个朋友叫过来。”

为了避嫌,莱琳和邦塞尔斯夫人是单独谈的。

急忙把伊妮德等人叫来后,莱琳向她说了邦塞尔斯独自外出又被绑架的事,而伊妮德听后几乎在一瞬间便肯定,对方一定和先前追莱琳的是一伙人。

这时,邦塞尔斯夫人突然收到了什么消息,看过后脸色一变。

“有人见到你父亲进了绝境草地”她深吸了一口气,希望能平复一下心情在女儿面前保持镇定:“而且他们还录了一段视频,现在网上到处都是。”

众人不由一惊,伊妮德取出手机很轻易的就找到了那段视频,开始仔细的查看起来。

视频里面邦塞尔斯像是被什么人驱赶着慌不择路的逃向了绝境草地,很快便失去了踪影。

长度总共就三四秒,从环境看是夜里拍的,在这个时间拍到,并且直接发布到网络上,恐怕就是绑架邦塞尔斯的那些人自导自演的。

“不是要钱”

邦塞尔斯夫人这下真的有点慌了,绝境草地进去之后便无法出来,唯一一个走出来的人还是邦塞尔斯,可是那次是有盔甲怪人。

这次怎么办?上哪去找盔甲怪人?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