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第二章(1 / 1)

心中有疑惑的乔卿,想要一探究竟这号人是不是表面那般落魄。

可是季家破产当初闹的极大,在豪门圈子中掀起了一阵很大的风波,不少人受了牵连,没道理会是假的。

难不成系统真的出问题了。

系统,你确定季清亦是可以攻略的目标吗应该是说,攻略的季清亦是原主公司那位吗

对于乔卿的疑惑,系统还是会及时回复的。

系统只提供攻略身份,其他没法给宿主准确答案。

乔卿修长的手指微微撑着下颔,她眸底满是沉思。

莫非还真有同名同姓的人

站起来,拢了拢黑色的西装外套,出了办公室的门。

张秘书见乔卿的身影,立马迎了上来。

他毕恭毕敬地问道:“总裁是要出去吗”

乔卿环视了一眼四周,她漆黑的眸子落在了张秘书的身上,薄薄的红唇微开,“我很久没逛过公司了,你带着我逛逛。”

张秘书额头骤然间出了一层冷汗,背脊都有些发凉,硬着头皮应了。

“好。总裁想先去哪里”

他哪里相信总裁是心血来潮想逛公司,可能是听闻了什么风声,想要看看公司的整体状态。

这样没有准备的视察,还真怕会出些乱子。

乔卿故作沉思,眸子流转,缓缓道:“去财务看看。”

张秘书一听,暗暗肯定,果然是要查账。

他笑着回道:“好,那我带总裁去财务。”

张秘书同乔卿一道进了电梯,财务和总裁办公室不在一个楼层。

从总裁的专属电梯中出来后,乔卿水润的眸子扫了一眼公司的工作人员,在边缘的一角找到了那张熟悉的面孔。

她从容地收回了目光,转头问张秘书:“那最角落的是谁”

张秘书闻言,视线扫了一眼,顿时恍然。

“哦那是季清亦。”

他特意瞧了一眼乔卿的表情,见没有太大的起伏,小心地出声提醒道:“当初还是您让他进的我们公司,总裁有印象吗”

乔卿点点头,她漆黑的眸底划过一丝不解,“为什么会安排在那么偏僻”

季清亦的位置可是离其他人很远,可以说是与世隔绝。

“这个好像是季清亦和公司的其他职员不和,自愿去边缘的位置办公。”

张秘书对于季清亦的经历还是有所耳闻的,带着惋惜地感慨道:“这也不怪他,毕竟当初是豪门公子哥,都没有和我们这些普通人接触过,自然是合不来。而且其他的职员或多或少都有听过他以往的经历,所以是有些排斥疏远他。”

乔卿细长的眉梢微蹙起,她薄薄的唇瓣挑起一抹笑容,语气从容道:“所以我们公司也搞区别对待那一套是吗”

视线落在张秘书身上略带压迫,缓缓问:“你知道这件事还纵着”

看着态度挺和善,脸上也是笑容。

可奇怪的就是,张秘书觉得这样的总裁反而变得高深莫测了起来。

他一点也不敢含糊,“这件事我是知道,但是这个是归人事管,我就是想管也不好越俎代庖。毕竟是件小事,就没想麻烦总裁。”

乔卿对于张秘书的话不置一词,只是脚下的步伐并没有停。

张秘书偷偷地抹了一把额头的汗,跟上了乔卿的脚步。

连忙道:“总裁,财务不在这边。”

乔卿镇定自若道:“我随便看看。”

她脚步看似是闲逛,实际上是有目的的朝着季清亦的方向而去。

远远地看着季清亦的模样,只能看到一道侧脸,俊美的像是画里的男人。

季清亦耳朵里塞着蓝牙,浓黑的稍微微蹙着,削薄的唇微动,似乎是在讲话。

乔卿的眸底含着探究,不过眸光流转间转瞬即逝,眸底一片清明。

她将心底的那份好奇掩饰的很好。

张秘书也发现了乔卿的目标好像是季清亦,有些讪讪,兀自闭了嘴。

他眸子落在季清亦那张俊美如谪仙的脸上,又看向乔卿那注视的目光,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

薄薄的唇瓣微微咧开,嘿嘿一笑。

轻咳一声,然后很快调整好了自己的表情。

他心里打着小九九。

看来总裁是看上了这位,以前季清亦那地位,就凭总裁的身份肯定是没法比的,怪不得后来破产后人人都离这位季公子远远的,就总裁还雪中送炭。

张秘书脑补着,竟然将所有的事情都串连了起来,现在心里是无比地笃定自己的猜测。

看先季清亦的目光都带着些不一样意味。

乔卿自然是不知道张秘书心中所想,脚步逐渐放轻,慢慢靠近季清亦。

她倒是想看看这位到底是不是扮猪吃老虎的角色。

张秘书的步子还是依旧。

片刻功夫,乔卿到了季清亦的跟前,对方好像是没有发觉有人到来,自顾自地打着游戏,时不时还发出一身咒骂声。

她的目光在电脑屏幕上转了个圈。

转而落到了季清亦的面容上,尽管是侧脸,可真的是好看。

五官端正立体,细长的眼,高挺的鼻,削薄的唇,修长的脖颈,指节分明的手指。

明明整个人都带着仙气,可是整体的行为举止又和他的外表很是不符合。

张秘书见季清亦还一贯地沉迷于游戏,不由地握着拳头到唇边轻咳一声。

“咳”

总裁一向不喜欢不思进取,上班摸鱼的人。

他偷瞄了一眼乔卿的表情,可是乔卿面容上除了浅笑就是浅笑,还真看不出她此刻的心情。

听见身边的声音,季清亦才发觉身边有人,他转头看向乔卿,瞬间被吓到了。

连忙站了起来,面容紧张,唇瓣有些抖:“总裁。”

显然是一副害怕的模样,像极了纯良无辜的小白兔。

所以这当初是怎么传出纨绔子弟的名声的

乔卿越想越觉得有趣,她眸光潋滟,流转间见几分风情。

脚步向前,靠近季清亦,距离极近,隐隐可以感受到彼此的呼吸。

季清亦比她高一个头。

穿上高跟鞋,乔卿得有一米七,季清亦是一米八几的个头

扬着头看向季清亦,他微垂着眸子,似乎是感受到了过近的距离,有些慌张,脚步往后退了几步,跌坐在椅子上。

季清亦骨节分明的两只手撑着椅子想站起来,这时,乔卿纤细白皙的手轻轻地搭在他的肩膀上,阻止了他的举动。

她眯起眼睛,眸底满是戏谑,红唇上扬,轻声问道:“怕我”

季清亦听着偷偷观察了一眼乔卿的神色,他削薄的唇瓣抿起,佯装镇定道:“不怕。”

怕乔卿不信,他还补充了一句,“你是好人。”

倒是像乔卿欺负了他一般。

乔卿有些嗤笑,目光从他的耳机划过,伸出纤细白皙的手将他的耳机摘下。

季清亦目露惊讶,伸出手抓住了乔卿的手,她的手柔软娇嫩,与他的手一点不一样,握着就像是没有骨头一样,竟有些爱不释手。

察觉到这个想法,他骤然间身体有些僵,顿了一下急忙放开了。

乔卿没有注意季清亦的神色,她将耳机戴到了耳边。

让她失望的是,耳机里是一片的游戏声。

摘下耳机,目光落在季清亦身上问:“喜欢打游戏”

季清亦停了一下,缓缓点头。

“嗯。”

张秘书看着这一幕,心里非常的活跃,眸底的八卦之火都快溢出来了。

周围有听到动静的公司职员,目光频频地往这边探,还好离的远,别人看不清楚这边的具体情况。

乔卿伸出手抬起季清亦的下巴,让他那双总是微敛的眸子直视自己。

季清亦眸子很亮,眸底幽深一片,不待乔卿仔细观察,很快微垂着。

有些遗憾。

乔卿笑了,松开了手,她轻轻地勾起唇瓣,打趣道:“倒是不像之前那般了。”

季清亦感受到了那双柔软无骨的手的温热的触感消失,眸底的波澜渐起,很快又平静。

“之前是年少不懂事。”

他平静地回答着,眸子看着地板,并没有看向乔卿。

张秘书瞧着眼前棱角皆无的季清亦只能感慨世事无常,当初季家还没有破产的时候,季清亦是如何的风光恣意,走到哪里都受别人的阿谀奉承。

如今的姿态倒是一点不像那个肆意妄为的纨绔子弟。

可能是破产这段时间感受到了人情冷暖,反倒是知道收敛锋芒。

乔卿微靠在办公桌边上,细长的眉梢微挑,反问道:“现在是懂事了”

伸出手摸着季清亦细长的眼尾,像是开玩笑道:“懂事也好,以后这公司若是不在了”

及时停了话语,目光看向一旁看戏的张秘书,叹口气道:“走吧,去财务。”

乔卿表现的倒真的像是心血来潮来这边。

季清亦眸子看向乔卿的纤细的身影,眸底略有玩味与深思,薄薄的唇挑起一抹极淡的笑意,不过很快消失不见。

再看他还是那副纯良无辜的模样。

张秘书观察了一下乔卿的神情,她唇角上是一抹好看的弧度,不知道为什么,他能够感受到总裁心情甚好。

犹豫片刻,他开口建议道:“总裁,需不需要把季清亦调到您身边,这样在您眼皮底下工作,别人也不会刻意地孤立排挤他。”

乔卿闻言停了脚步,看向张秘书的眸光中含着不解,眉眼轻挑问:“调到我身边做什么”

“啊哈额”张秘书没有预料到乔卿会有这么一问,急忙转动脑袋,灵光一闪,“这不是您身边也正好缺少一个生活助理吗”

小心地观察着乔卿的神色变化,继续开口道:“季清亦在下面工作被人排挤,您也看不下去啊,而且像他曾经还是一个,咳,可能还是和别人是有隔阂的,既然您都选择帮助他了,还不如调上来。”

张秘书是觉得总裁可能不是很愿意提到季清亦当初的身份,所以言语间尽量模糊,省的她想到当初两人身份悬殊的事情。

乔卿佯装沉思,很快点点头,赞同道:“你说的有道理,那就调上来吧。”

她倒是想看看这季清亦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放在眼皮底下也好。

张秘书一点不惊讶,眸底反而多了一丝笑意,“好的,总裁我这就去办。”

再怎么有威严,还不是一样逃不过感情。

这样想想,倒是觉得总裁多了几分人情味,心底的畏惧感消散了不少。

同张秘书去了一趟财务,查看了一眼公司现存的流动资金,乔卿便回了办公室。

这些钱她有用。

公司与之前没有什么不同。

乔父乔母一直都有观察乔卿那边的动向,她撤资了的消息很快就收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