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二更】(1 / 1)

恋爱进行时g第三期结束后。

沈之衍连衣服都来不及换,就落荒而逃。

他第一次对自己的自制力这么没有信心,但姜姜还没有真正地开窍,他不想乘人之危,让她后悔。

等感情水到渠成的那天,他会让她把那种肉吃到饱,吃到哭。

姜桃看着沈之衍的背影,有点郁闷。

今天的沈之衍格外小气,是因为那种肉格外珍贵吗

呜呜呜,更想吃了

童童来接姜桃去吃饭。

然而往日吃得极为欢畅的姜桃,今天却心事重重,干饭一点都不积极。

牛排都只吃了五份。

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童童慌了:“姐,你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

姜桃叹了口气,问道:“童童,如果我有一样很想吃的东西,但是我吃不到,怎么办”

童童:“拿钱买”

姜桃想了想,她之前的确考虑过这个问题,还专门给沈之衍发了微信。

但他只回了个无语的表情,然后硬邦邦地回了两个字不卖。

她对着童童摇摇头:“对方不卖。”

“对方”童童有些怔愣,难道是什么人收藏的顶级食材这可麻烦了。

要是换了别人,她就劝对方放弃算了,但姜桃这种爱吃如命的,这显然行不通。

童童抓了抓头发:“那,你看对方缺什么,看我们能不能弄到,跟他交换”

“对了,我还没问,那人是谁啊”

姜桃:“沈之衍。”

童童:“沈哥”

这就更加棘手了,沈之衍这种顶流影帝,感觉也没什么缺的了吧。

但她转念一想,沈之衍那么好的脾气,对姜桃有意,平时请姜桃客的时候那么大方,就一点食材,应该不至于吧

她问:“你怎么跟他说的”

姜桃:“就那么说的啊,我语气可好了,我都没有威胁他我连乐乐姐教的撒娇大法都用上了,也不行呢”

童童:“”

这就没道理了啊

她迟疑地问:“你是不是惹沈哥生气了”

毕竟姜桃的性子,说好听点是不谙世事,说难听点就是得罪人不自知,会不会是她做了什么,惹到了沈之衍的忌讳

面对童童的询问。

姜桃非常认真地开始思考。

“我不给他吃零食。”

“”

“我给他唱歌了。”

“”

“我还亲他了。”

“”

眼看着姜桃还要掰手指,算她对沈之衍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

童童已经扶着额头:“好了,可以了。”

她大概是明白发生了什么。

她和杜崇还有尹朝偷偷建了个小群,在其中吐槽八卦。

杜崇吐槽,沈之衍就差把喜欢写在脸上了。

奈何碰上万年不开窍的姜桃,要她是沈之衍,被人管撩不管埋的,大概也气得想要给她一点教训。

然而看向姜桃苦恼的表情。

她又心软了。

到底是自己的艺人,怎么也得宠着。

不埋就不埋吧,沈之衍堂堂一个影帝,怎么可以因为这种小事就这么计较呢

她于是一拍胸脯:“姜姜,我帮你去问”

在姜桃崇拜且信任的目光下。

她打开那个名叫下辈子再也不干经纪人的群。

童英俊:杜崇,杜哥,江湖救急

尹朝:别了,今天沈之衍临时决定回家,杜崇要去沟通协调之后的日程,忙着呢,有什么事找我也一样。

童童犹豫了。

毕竟姜桃斩钉截铁地说,只有沈之衍才有,问尹朝有什么用。

尹朝:什么顶级食材啊我们家秦遇最爱搜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说不定他有呢

而且,男人之间最怕比较,你让姜姜跟沈之衍说,他要是不给,就让我们秦遇给,到时候让秦遇嘲笑他小气。

童童一想也是。

男人那么好面子,沈哥也是男人,肯定不希望喜欢的女孩子去找别人求助,还会被秦哥抓到把柄嘲笑。

她跟姜桃一说。

姜桃一拍掌:“童童你太聪明了”

童童被她夸得晕晕乎乎地出去了。

走到门外才想起了,她忘记问姜桃是什么食材了,不过也没什么大不了,反正都是吃的。

姜桃得到童童的教导,顿时信心十足。

打开手机,就吭哧吭哧给沈之衍发微信。

你不给我吃肉,我就去找秦遇,他经纪人说了,随便我吃,吃到饱为止

为了表示自己的不屑一顾,她还发了一个饕餮抱着盆大的碗转头就走的表情包。

沈之衍刚回到家,换了身衣服,就听见手机响。

他打开一看,发现是姜桃给他发微信。

他轻笑一声。

姜姜很少主动给他发信息,今天倒是难得。

他一手拿着水杯,另一手单手握着手机,大拇指点开微信。

然后。

“噗”

他顾不上被喷脏的衣服,直接一个语音通话拨了过去。

姜桃看到他的语音通话,十分惊喜。

童童说的没错,男人果然怕比较,这回他一定会答应自己了。

于是她点开接通,迫不及待地问。

“你想清楚啦”

沈之衍:“”

他揉了揉额角:“这馊主意谁给你出的”

姜桃心虚:“什么馊主意啊我听不懂。”

沈之衍气笑了:“拿别的人来激我,这可不是你的小脑瓜想得出的主意。”

“我猜,你应该是问你的经纪人,不过童童性格老实,估计也找的外援,我知道她和杜崇还有尹朝建了个群,杜崇今天没空,应该是尹朝给她出的主意吧”

姜桃:“”

她没想到沈之衍竟然一点不差地全部猜出来了。

支支吾吾道:“不、不是啦”

沈之衍:“嗯”

姜桃突然反应过来,自己不应该是硬气起来,他不给就去找别人吗

她冷哼一声:“不给就不给,小气鬼,我去找秦遇了”

“你回来”

沈之衍觉得头更疼了。

她要真敢找秦遇,他就把秦遇绑在马上跑一个小时。

沈之衍听着电话那头姜桃清浅的呼吸,心情慢慢地平静下来:“我这边有一部电影,你跟我一起演,演完了,你如果还坚持,我就给你吃那种肉。”

姜桃顿时高兴起来:“好”

沈之衍:“晚点我会让杜崇把剧本发给你,你看完了没问题的话,就跟我去见导演。”

姜桃:“肯定没问题的。”

沈之衍笑了笑:“好,我等你的答复。”

他挂断电话,看着桌面上的剧本。

剧本名为山鬼,是一部带着神话色彩的爱情故事。

沈之衍是前不久收到的这个剧本,当时他看到这个剧本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不懂情爱,撩人而不自知的山间女妖太适合姜桃了。

只不过他那会理性判断,只打算投资,并没想过自己出演。

他向来做了决定就不会轻易更改。

但今天面对姜桃,却下意识地说出了这番话。

她比自己想象中,似乎分量还要更重。

将手机收好,转身朝门外走去。

刚走出门,就碰上也同样打开门的沈慎。

沈慎看到他,似乎有些心虚地垂下了头。

沈之衍这次回来,除了例行陪陪父亲,还有就是因为之前沈慎找姜桃的事情,虽然他并没有做什么,但沈之衍并不希望他因为他们的关系去打扰姜桃的生活。

可还没等他开口,沈慎低声叫了句哥哥,就侧身迅速离开了。

沈慎紧紧地咬着嘴唇。

他也想好好跟沈之衍相处,但他昨晚熬夜追完了恋爱进行时g第三期,又刷了大半夜的剪辑,现在一看到沈之衍,就想到他那个大肚子,完全无法直视哥哥。

一般来说,这种事情过两天他就会渐渐忘记了。

但谁让沈之衍回来得这么及时。

他只能尽量让自己不要抬头跟沈之衍对视,把影响减到最小。

沈家以前每周末都会家庭聚餐。

但随着沈之衍得了厌食症,这个习惯就取消了。

后来沈之衍离开家,这个习惯才又慢慢捡起来。

沈之衍回来得不巧,正赶上午饭时间。

容曼蓁担心影响他,原本说要推迟吃饭的时间。

沈之衍却道:“不用了,就按原本的习惯来。”

容曼蓁又赶忙吩咐厨房,多做几道菜。

等到所有人落座。

沈世安坐在主位。

一边坐着容曼蓁和沈慎,一边坐着沈之衍。

沈慎一抬头就能看到沈之衍。

但因为看不到沈之衍的肚子,他稍微正常了点。

等到佣人上了菜,沈世安动了筷子,其他人才开始夹菜。

沈之衍夹了一筷子茭白放进嘴里,虽然皱了皱眉头,但到底还是咽下去了。

见他能吃下,其他三人才都松了口气,继续吃饭。

沈家虽说是重组家庭,但并不像外人以为的那样有许多豪门秘辛。

继母容曼蓁性子恬淡却很细心,沈慎虽然有些奇奇怪怪的争强好胜,但沈之衍能看得出他对自己没有恶意。

沈世安吃了两口饭,就放下了筷子。

“之衍,你这些年一直在外面,也演了这么多年了,该拿的奖也拿完了,是不是要考虑回来接任公司了”

沈慎也停下了筷子,看向沈之衍。

然而沈之衍只是无奈道:“我对管理公司真的没兴趣,这我们不是早就说过了吗而且,沈慎不是干得很好吗”

沈慎努力维持严肃的表情:“我也没什么兴趣。你要是回来的话,我可以当你的副手,你要是不回来,我也不想干了,我想去意大利学雕塑。”

沈之衍:“”

沈世安:“”

这一个个的都是怎么回事,别人家都是争着抢着继承家产,到了他们家,这一个两个的,居然唯恐避之不及。

他到底是造了什么孽

沈世安瞪着沈之衍:“都是你,把弟弟带坏了”

沈之衍:“我才在家几天,怎么把人带坏,本质上就是你那公司太无聊了。”

沈世安:“逆子”

沈之衍正好吃完,拿餐巾擦了擦嘴:“行吧,那逆子一会就告退了。”

“你站住”沈世安又气又急,但又一时不知道该怎么留他。

还是容曼蓁温声道:“我去泡个茶吧,你们先聊聊天。”

容曼蓁有一手漂亮的工夫茶手艺。

而且她泡茶前,还有一系列的准备工作,比如焚香放音乐。

沈慎昨晚熬了夜,原本就很困,在慢悠悠的古琴声中,更加犯困了,头一点一点的。

而沈世安摩挲着手里的杯子,努力拿出大家长的气势:“公司的事就不说了,你也这个年纪了,恋爱都没谈过,像话吗”

沈之衍的手指顿了顿:“是不太像话。”

“知道你要忙事业,难道就忙”沈世安突然反应过来,震惊道,“你说什么”

沈之衍抬眼:“谈恋爱这种事情,我已经提上日程了,不过目前进度比较低,我正在努力中。”

沈世安顿时露出喜色,但很快又努力将笑容压下来:“有进度就行,追女孩子这种事情,你没有经验,可以问问你爸我嘛,想当年”

容曼蓁笑眯眯地端起茶递给沈之衍:“先喝杯茶,你们爷俩慢慢说。”

沈慎迷迷糊糊,正做着梦,看到眼前这一幕,下意识道:“哥怀着孕呢,不能喝浓茶。”

沈世安的表情裂开:“”

连一向温柔优雅的容曼蓁也差点从椅子上滑下去。

沈慎这才意识到自己恍惚之间说错了话,吓出了一身冷汗。

沈世安瞪着沈之衍,气得说话都不利索了:“怎、怎么回事你去变性了还、还怀了谁干的”

沈之衍:“”

他算是知道沈慎这奇奇怪怪的脑回路是跟谁学的了。

沈慎支支吾吾地解释,这是沈之衍参加的一个恋综。

他点开视频,给沈世安和容曼蓁看。

沈世安看了一会,加上沈慎的解释,终于明白了,这个恋综是怎么回事。

“这不是胡闹吗谈恋爱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能用综艺这么儿戏的方法呢”

沈慎小声解释:“也不是很胡闹”

沈世安暴怒:“我都还没追究你看这种奇奇怪怪的东西,你还敢给你哥说话”

沈慎又默默地垂下了头。

最后还是容曼蓁出马,轻声细语地劝说沈世安。

兄弟二人得到她的眼色,悄悄地走了出去。

两人站在庭院里。

沈慎不自在地搓着衣角。

沈之衍抱起手臂,对沈慎温柔地笑了笑:“都追到最新一期了,总不至于是随手打开看到的吧给我解释一下吧”

沈慎沉默地垂下头。

他也不知道,说自己是哥控吃醋,还是c粉,哪个更加死亡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