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洪荒06(1 / 1)

虽然最终的理由听起来很离谱,但智能生命无缘无故死机的原因确实简单到让人无言以对。

这里没联网,所以它在执行联网转移数据的程序指令时卡住了。

我对数据库进行了详细整理,还原了故障出现的全过程因为外在设备的损坏率超过50,出于安全起见,他决定转移数据,舍弃这个外在设备。但在他开始转移数据的瞬间,某个存在将他带到了没有联网的环境中,导致网络中断,程序冲突,于是就死机了。

一般情况下,这种死机的方式几乎不可能出现,因为智能生命转移数据的速度非常快,不会给其他智慧生物将他们带到没有联网区域的机会。

但奈何,圣人们的移动速度实在太快了。

所以导致了这个不同寻常的程序冲突,阴差阳错的将智能生命困在了死机重启的循环中。

“也就是说,这个智能生命死机跟器轩子没有直接关系”卜悬子道:“器轩子一定很高兴能听到这个消息,他之前怀疑是自己炼器水平下降,才导致这个智能生命无缘无故死机。”

“那么,把这个智能生命带到联网的区域就能解决问题”卜悬子语气轻松:“这个简单”

他还没说完,主神阻止了他想送走这个智能生命的行为。

这个不急,他的数据库太庞大,我需要时间来消化其中的有效信息。

于是,卜悬子就把死机的智能生命暂时搁置了,然后功成身退,结束了他的工作任务。

主神分裂出小小小小号发光鸡蛋,一个留在死机的智能生命上读取数据,一个跟着季汀跑去见了易诺。

易诺是最后一个倒霉蛋,他负责帮助季汀掌控失控的能力。

除了这些倒霉蛋之外,其他幸运儿则在“追求自由”,季汀摸清了这些远古仙人的旅行模式,十分散漫和自由,各自成团,想去哪去哪。

比如说机械体之前提到的“阿滋星云”,就是几个远古仙人的探索目标;有的远古仙人喜欢热闹,所以跑去了附近星域中最热闹的人造天体;有的远古仙人跟某些外星生物约好了,于是连夜赶路去了更遥远的星域

“那他们什么时候回来”季汀躺在云朵编织成的塌上,问道。

“等他们想回来的时候,又或者,我们需要聚一聚的时候。”易诺躺在另一个塌上。

在他们之间,飘着一大盘红彤彤的蟠桃,散发出奇特的清香。

季汀一边啃桃子一边道:“所有人都出去玩了,这艘船一直停在这”

易诺:“会有倒霉蛋留下来当领航员,大约五百年轮换一次。领航员需要操纵船只前行,操心蓬莱内部的生态环境,关注那些收藏品的情况总之,就是留下来当保姆。”

季汀恍然大悟:“所以这个倒霉蛋是你”

易诺摊手:“毕竟我不是洪荒的原住民,算卦没其他圣人强,总是赢不了他们,轮换来轮换去,五次里倒有两次都是我成了倒霉蛋。”

说道这,话题就转移到了“穿越者”上。

季汀:“穿到洪荒做圣人这个小说我总共就写了三万字,后头到底发生了什么”

易诺表情古怪了一瞬:“起初我凭借金手指在洪荒混得不错,后来随着我的境界逐步提高,接触到了其他圣人,我身上的端倪就暴露了,他们一掐算,发现我不是洪荒土著,再回溯了我的过去,一切一目了然”

小说剧情自行演绎,难免会出现人间真实的情况,毕竟作者在写小说时能给书中角色合理降智,但自行演绎的小说却不会这么做。

易诺:“确认了我的来历之后,他们又顺藤摸瓜的占卜出了更多东西例如天枢和剧情的存在,于是原本要打个你死我活争抢人间气运的大战提前中止了,大家一致决定,不走剧情了,去外太空开拓崭新的人生”

路过的神农不乐意了,停下脚步道:“什么叫大家一致决定分明是你一手策划的,上蹿下跳、串联所有远古仙人,非说这叫战略转移,不是怂。”

被当场戳破的易诺连表情都没变:“神农你没出去要不留下来一起帮天枢”

“我那花该开了,走了走了。”神农说着就不见了踪影,生怕被抓壮丁。

季汀恍然大悟:“怪不得洪荒题材能跟宇宙对接”

要是没有穿越者在里头搅和,远古仙人压根不知道宇宙的存在。

这不是局限性的问题,而是洪荒题材里不存在宇宙这个概念。

易诺赞同道:“为了破开世界屏障,我们做了许多准备,才顺利抵达了在洪荒概念中不存在的宇宙。”

“摆脱剧情和既定命运,没那么简单。”

作为写出这个故事的作者,季汀有些心虚的转移话题:“那你还想回地球吗”

易诺诚实道:“说来奇怪,明明过去了漫长的岁月,明明看到过更多比地球更奇妙、更先进的文明,但对我来说,唯独地球意义非凡。”

时间过去的太久,连曾经的记忆都已经模糊不清,但有些东西依旧在时光长河中闪闪发光。

季汀支棱了起来遇到的异常事件越多,季汀的“父爱”就越是爆棚。

毕竟不管怎么说,故事从他笔下诞生,那他自然也对他们具有一定的责任。

季汀兴致勃勃的提议道:“那我带你回地球看看”

“之前说了,一旦我们回到地球,命运就会如同滚滚洪流,把我们卷入其中。”相比季汀的兴致勃勃,易诺十分平静:“对天枢而言,我们是争夺凡人气运的强大敌人尤其是在末法时代所以必须立刻被消灭。”

季汀陷入了沉思:“但天枢不就是我吗”

易诺看了他一眼:“但你还没掌握天枢的能力,所以严格来说,天枢也不能完全算是你。”

于是话题转回到正题上。

季汀虚心求教:“那我该怎么掌握天枢的能力”

易诺:“不知道。那可是天枢,你总不能指望我了解它的原理吧我要是能做到这种地步,当初何必从洪荒跑路到宇宙呢”

季汀:“那怎么办”

易诺:“你得熟悉它,找到它的正确使用方式。”

这不久跟没说一样吗

但凡季汀能感受到什么神秘力量的话,他都能试一试,但问题在于,他什么感觉都没有,一切平静的就像是他没有突然转职成一个牛逼轰轰的大佬一般。

现场安静了片刻,季汀的思考没持续太久在目前这个状况下,过于活跃的思考很危险。

这里说的危险,是指对除了季汀之外的其他人而言,很危险。

毕竟这个芥子空间远古仙人称它为蓬莱生机勃勃,生命体与自然和谐相处,季汀还不想把这也给炸了。

所以,即使没思考出什么有用的东西,季汀还是及时停止了深究,提起了另一个话题:“虽然不能回地球,但我们可以去地球之外的其他星球。”

季汀戳了戳主神,让主神投影出地图,指着一号星球和三号星球的位置道:“这里都有人类留下的痕迹,也能弥补你想回地球看看的心愿。我们可以先去三号星球”

随着季汀的话,世界骤然一变,他们从蓬莱来到了另一个星球。

高楼大厦林立,柏油路上车辆川流不息,人们行走于街头,忙碌的上班族,年轻的学生,步履蹒跚的老人,编织成人生百态。

他们身后是一幢高楼,西装笔挺的上班族来来往往。

“怎么突然来找我了”李凯从大楼内走出,跟季汀打招呼:“又出什么事了”

季汀仰头看了眼这幢高楼,有些惊讶:“你这是又跳槽了”

李凯扯了扯领带,轻描淡写中带着一丝丝炫耀:“上次那个领导太傻比,我实在忍不了,刚好有猎头来挖角,我就跟他说拜拜了。”

季汀:“这保险公司做得还挺大”

李凯不乐意了:“谁说这是保险公司我转行了。”

季汀:“你转行做什么了”

李凯:“这可是高精尖领域,生物医药,21世纪的朝阳产业”

季汀纳了闷了:“一家生物医药公司为什么要高薪挖角一个卖保险的总不能是为了让你卖药吧”

李凯据理力争:“我是文员,再说了,这么大的公司怎么可能只有研究员跟销售”

季汀明白了:“说好体验普通人的日常生活,你还是偷偷给自己开了挂。”

“普通人的日常生活里实在有太多傻逼了”话还没说完,李凯突然看向被他们忽略的易诺,皱起了眉:“你这次又带了什么奇奇怪怪的人来他的想象力非常强大。”

话音刚落,李凯构建的世界轰然消散,被另一个场景所取代。

荒芜的大地上散落着坟茔,天空上悬着一轮黯淡的太阳,庞大阴影在远方游曳而过,时而响起凄厉的鸟叫声

易诺“咦”了一声,这个场景如云烟般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小桥流水,青砖红瓦,河流湍湍,乌篷船缓缓驶过,沿着河岸的台阶下,中年妇女们聚在一起洗衣洗菜,讨论各色八卦。

举着糖葫芦的摊贩走到他们面前,:“买糖葫芦不一串五块,酸酸甜甜可好吃了。”

易诺身上仙气飘飘的外套换成了短袖和运动裤,他在口袋里摸索了下,摸出一张十元纸币,递给对方,拿了两串糖葫芦。

“哟,还有糖人呢。”李凯看到路口支起的小摊,走到了摊子前。

“老板,给我做个龙,多少钱”他摸出手机熟练的扫码支付,没一会举着个龙形的糖人回来了,边咔咔的咬掉龙脑袋,边问季汀:“他年纪挺大连手机支付都不会

“你怎么不给我带一串”季汀抱怨了一句,也跑去买了个糖人,才心满意足的边吃边给这两人介绍。

“这是李凯,他是易诺,”季汀想了想,发现他们的共同点还真不少:“都是穿越者,都有家不能回,要不你俩凑合一下”

“行啊,”李凯大方道:“但他得给我让块地方,我还等着回去吃饭呢。”

等易诺在概念生物的世界里给李凯让了一半的区域后,此处的画风变得奇特了起来。

小桥流水的水乡跟高楼大厦的大城市比邻而居,它们之间有一条明显的分界线,在那条分界线上,河岸和高速公路并存,在河岸的另一端,是水乡的温柔缠绻,在高速公路的另一端,是大城市的快节奏。

“我得回去上班了,”李凯吃完糖人,拍掉手上的渣子,对易诺道:“现在生存压力那么大,我建议你赶快找一份工作。如果有必要的话,可以跟其他人合租比如说我的合租室友是哆啦a梦,这让我在回家后的那段时光里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惊喜,非常解压。强烈建议你也找一个让人记忆深刻的合租室友。”

易诺沉思了两秒,对角色扮演没什么特殊爱好,更不打算体验卑微社畜的日常。

他平静的道:“其实我是拆迁户。”

李凯“啧”了一声:“可恶,不劳而获多没意思。”

于是这两人就各自的生活模式达成一致,分道扬镳,一个回公司上班,一个准备躺平暴富。

季汀左看右看,发现就他有点多余:“我接下来干什么”

易诺收留了他,并从家里的柜子里摸出了小霸王:“玩游戏怎么样”

季汀沉默了两秒,回忆穿回洪荒做圣人小说主角的年龄设定,好像是九零后。

那没问题了,这些东西的出现确实很合理。

时间过的太快,人们时常会忘记九零后其实已经是三十年前了。

季汀接过小霸王的遥控器,兴致勃勃的坐到了沙发上:“先说好,我不太会玩,要是玩的菜那很正常。”

在季汀沉迷小霸王游戏机时,地球方面仍在按班就部的推进昆仑学院的建设以及对修仙者的安排。

这里的修仙者,特指陆晓,毕竟眼下整个昆仑学院也就只有陆晓一个成功飞升的修仙者。

为了确认飞升后的具体情况,陆晓回了一趟现实,然后重返幻境,带来了最新进展。

“在现实里感觉到了明显的排斥,”专家小组圈出这行字,道:“他在我们这里之所以没有特殊的感受,可能是因为这边的灵气复苏才刚刚开始,浓度不高,受到影响的人不多,所以才没那么明显的排斥反应。”

“现实那边怎么说”

“正在考虑人为克制大部分人的修为境界,放弃飞升的可能。不过目前,他们还不需要为此苦恼。除了陆晓这个特例之外,其他修仙者的境界距离飞升差着很大一截,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再出现第二个成功飞升的修仙者。”

“飞升成仙又不是地里的大白菜,想有就能有。”

“这还真说不好,主神之前不是说了吗不仅那些远古仙人能随手让修仙者飞升,季汀也可以让他们一步登天。”

“关于这个情况,上头怎么说要不要安排人试试水”

“听说反对派和赞同派吵得不可开交,反对派略占上风,估计短时间内是不可能有下文了。”

“理解,真随随便便造一批神仙出来,光名额怎么分就是个问题,更别说拔苗助长带来的心态问题了,一个搞不好,就有可能出大问题。”

“那外星版图怎么办仙宫都在建了,总不能就把陆晓一个人往那一丢吧”

“目前看来,只能这样了。再说了,也不是把陆晓一个人往那一丢,他的编制归属在一号星球的基建队伍里,怎么能说是一个人呢”

专家小组也很头疼,昆仑学院的建设还没完善,学生们的修为普遍停留在引气入体的阶段,但外星开拓的安排已经迫在眉睫说来说去,就是缺人,尤其缺像陆晓这样能在太空中具有初步自保能力的修仙者。

有人一锤定音:“这些修仙者以后的就业单位已经敲定了,都是开拓外星版图的中坚力量。”

有人摇头:“那都不知道是多久之后了,你们且等着吧。”

有人叹气:“新行业的出现和发展哪有那么简单总得经历时间的考验,可惜我们的时间实在太少了。这异常事件一个接一个,连个过度都没有老张,08号异常事件最有可能是哪个,你们估计好了没”

“要是按照大纲字数排序的话,那08号异常事件有可能是全球末日,也有可能是全球大战这两个大纲总字数一样。”

“全球末日的主要内容是极端自然灾害大规模席卷地球,暴雨、洪灾、降温、暴雪、太阳黑子等极端天气现象长时间持续,导致人类活动无法继续。

主角艰难求生,克服无数困难,最后在北极冰层下保留了最后的文明火种我看看,大纲文结尾最后一段是在寒冷席卷而来的地底堡垒中,主角面带微笑的迎来了死亡,他为人类留下了最后的文明火种,但谁知道,它是否还会再度点亮这个死寂的星球呢。”

“什么意思合着人类灭亡了季汀写大纲文的时候在想什么怎么这么消极,这么不乐观”

“我有个问题,这主角到底叫什么”

“大纲文没给主角起名,季汀在文档上直接就是用主角来称呼的。”

有人倒吸了口冷气:“那到时候我们怎么确定哪个是主角”

“不急,比起大纲文的内容来,主角到底叫什么那都是无关紧要的小事,我还没说全球大战的内容呢。”

“这名字不是清晰易懂吗顶多是咱们跟a国打起来了呗。”

“全球大战,光两个国家哪够啊,第三次世界大战都不一定有他写的规模大。”

“那最后结局是啥又是人类毁灭了”

“那倒不是,主角在的那一方赢了,c国在战后统一了全球,地球上一半的国家在战争中毁灭,然后地球迎来了高速发展的新时代。”

现场安静了片刻,有人道:“季汀这点确实没得说,就是爱国”

“我算是知道为什么这些是大纲文了,他就算想把这些写成小说,也没网站敢发表,可不就只能在硬盘上写大纲爽一爽了吗”

在专家小组因为08号异常事件忧心忡忡时,陆晓跟着第三批基建队伍抵达了一号星球。

虽然幻境目前还没对他产生强烈的排斥感,但安全起见,他接受了专家小组的安排,成为开拓外星版图计划中的重要成员之一。